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按关键词查阅稿件
 2014年2月1日,星期六(GSM+8 北京时间)
今日版面
封面专题    
大灾中媒体的责任、担当和机遇
——余姚抗灾报道的实践和思考
张伟方2014-2-1 22:19:13

  据人民日报舆情室调查,在宁波历时半月之久的抗击百年罕见的洪涝灾害中,宁波本地媒体及时发声、大容量密集报道,主导了抗灾救灾的正面舆论,发挥了大众媒体应有的舆论主阵地作用。同时,媒体也在受众的密切关注中实现了新闻传播的边际效应,自身品牌得到了提升和强化,如抗灾期间,宁波日报的微博就增加了1.5万粉丝。
  在大灾大难中,媒体如何体现社会责任和担当?怎样抓住机遇实现自身品牌的良性传播?在前后半个月的抗灾救灾报道期间,笔者与省内外各类媒体一起参与了对余姚抗击特大洪灾的报道,领略了省内外各类媒体在报道和自身品牌运作中的匠心所在。
  体现媒体责任——采编之外的运筹帷幄
  在参与灾难报道中,媒体除了信息传播,还应该做什么?还可以做些什么来体现自身的社会责任?不少媒体在此次抗灾救灾中做出了榜样。比如一家来自北京的广播电台,在早期的报道中专门提及记者把随身携带的食品等物资分发给了灾民,这一方面反映了灾情的严重性,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媒体的人文关怀。
  事实上,对大量媒体采编人员进入灾区,很多人有疑虑,说记者是在添乱,整天四处忙碌,还不如实实在在地帮灾民搬搬东西、捡捡垃圾。如此质疑,当然是有失偏颇的。但是对于缺衣少食、正处在水深火热中的灾民而言,他们只关注自己的温饱等问题,情绪有所失控,也需要包括我们媒体人在内的各界所理解。
  理解之外,记者个体和媒体整体都需要更多的实际行动。就深入灾区的记者而言,适度、适时地参与救灾,避免成为旁观者尤为重要。这既能与灾区人民拉近距离,减少隔膜,也有助于更好地完成采访任务。水灾发生的第二天,宁波日报记者随救灾部队进入重灾区余姚花园新村采访救援现场。对于记者要求跟船进入灾区深处的要求,同行的社区干部一开始并不情愿。因为当时仅有冲锋舟三艘,多上一个人,就意味着少转移一个百姓。上船后,记者很好地充当起了救援战士的角色,时而举着照明灯半蹲在船头引路,时而撑起长篙帮助冲锋舟控制方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化解了社区干部的抵触心理。到安置点后,记者又搀扶老人,转移物资,帮忙拼搭临时床,这些努力成功地拉近了与社区干部、救援战士、灾区百姓的心理距离,同时也顺利地完成了采访任务。
  水灾中,交通不畅成为记者采访的一大难题。为不给救灾“添乱”,记者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位宁波日报记者为深入鄞州重灾区采访,沿路找大货车搭车,一段一段地向目的地前进,仅为了完成一次采访就搭车四五趟;另一路在余姚的记者完成采访任务后,当发现没有顺路的军用冲锋舟可搭,就在没过大腿深的积水中蹚行数公里回到高速出口。
  同时,媒体责任更体现在各类媒体运筹帷幄、动员全局力量参与救灾上。浙江日报送去了2000份物资;宁波日报、宁波晚报、东南商报、中国宁波网、宁波广电集团等也均送去了收音机、橡皮艇等各类物资;或组织爱心支援团、寻人活动等,体现了媒体在大灾中的社会责任和人文关怀。浙江之声还通过频率及时发布接受捐赠的信息,筹集了不少物资,并在节目间隙不断更新数据。如“通过浙江之声爱心动员,灾区收到了来自娃哈哈集团的矿泉水、八宝粥,收到来自康师傅集团的饼干、饮料……”通过这样的反复传播,不仅提升了电台自身的品牌,也是对提供物资方的一种广而告之式的回报,可谓一举两得。
  诚然,媒体在救灾中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及时报道灾情和灾民的需求上,但应当看到,与一些在救助中开辟临时救灾点,组织卡车和人员分送物资等具有丰富娴熟救助经验的企业相比,我们媒体在行动的声势、规模、及时性等方面还有很多不足,这就需要媒体在思想上、制度上和人员力量统筹上进一步做好准备,应当把救助行动作为体现媒体社会责任和扩大品牌传播的重要策划之一。
  塑造媒体品牌——不人云亦云进行公正报道
  公信力是媒体的价值所在。媒体的责任和担当,很大程度上也体现在独立客观全面的权威报道。综观这次抗灾报道全过程,本地媒体也有诸多遗憾之处。最明显的,是关于对余姚三七市镇“背人干部”的反应上。
  一位三七市镇的干部抗灾期间下乡,由年近六旬的村书记背进灾民家里,此消息经微博上传播后,迅速在舆论中炸开了锅,包括央视著名主持人在内的各类媒体评论,无不大加鞭挞。当地党委也迅速对当事人予以免职的处理。本地媒体也及时跟进报道了当地对这名干部的处理结果。
  在一片指责声中,远在成都的一家媒体恰恰没有人云亦云,对当事人及相关证人进行了深入采访和求证,结果,事情原委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那名干部穿的是布鞋而不是高档皮鞋,也不是耍官威“骑”在村民身上,而是两人关系很好,支书背他不乏有开玩笑成分。该报道发表后,指责声一片的舆论场迅速逆转并得到了平息。在人们纷纷转发成都媒体对真相的追踪报道的同时,在后续报道中缺位的本地媒体的公信力无可避免地受到了伤害。
  大灾中,容易谣传纷起。近年来,“网络反腐”风起云涌,特别在突发的灾难中成为反腐败的一把利器,但也不可否认,误伤无辜的也不乏其例。这个典型案例充分说明,在网络新媒体风起云涌的当下,在有图未必有真相的网络时代,传统媒体如何不人云亦云,做到独立判断并深入调查求证是如何的重要。特别是作为具有采访便利、地缘优势的本土媒体,最关键的是要牢牢守住媒体的社会责任,在一片喧闹声中坚持做到不回避矛盾,深入独立地做出自己的判断。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体现大众传媒的责任、担当,从而达到提升媒体公信力和实现自身品牌价值的良性循环。
  提升媒体价值——新闻发布会上的提问艺术
  在这次大洪灾中,重灾区余姚成为全国的舆论聚焦之地。10月9日以来,笔者先后四次参加了余姚市抗洪救灾最新情况新闻通气会,在场的有来自全国的各级媒体近50人。灾情发布之后的记者提问环节,场面完全不亚于一场“战斗”。各类媒体除了争取机会获得相关信息之外,也有借此提升自我品牌的味道。
  比如浙江电视台《1818黄金眼》栏目的记者在提问中说:“市长您好,我是来自《1818黄金眼》的记者,我们是灾后首个进入重灾区陆埠镇采访的媒体”,这一提问,巧妙地为自己添加了“砝码”。
  比如浙江之声的记者在提问中,依托实时直播的优势,语气咄咄逼人。有一个问题是这样的:“市长你好,在与你对话的同时,我们电台电话的另一端是XXX街道XXX社区的一位居民,他们反映已经被困几天。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有没有办法尽快解救他们?”纵观前后延续近一周的新闻发布会,这一提问可以说是最具亮点的。一位普通百姓与市长有了直接的沟通,如果不是媒体架设的桥梁,这在当时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的。
  对于平面媒体的记者来说,有两个原因导致其在新闻发布会上活跃度不够。一是没有设备的优势,纸和笔的竞争力远远比不上话筒和摄像机;二是这样的努力并不能在平面媒体上有很好的反映,不像广播和电视能有直播的体现。但是,关于第二个原因,其实是一个误区。因为整个发布会的现场,广播电视的直播不仅仅局限于自己的记者,而是全程、全方位的直播,也就是说平面媒体的表现,是会被他们实录在内,然后通过他们的平台播出的。
  当然,提问是一门学问,更是一门艺术,考验的是记者和主持人的课前功夫。若功课不到位,千辛万苦抢来的发问机会会成为他人的笑柄,效果适得其反。比如,有一位记者在第三次新闻发布会上,提出了“是否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对接志愿者队伍和物资”的疑问,而这一信息在之前几天已被反复报道传播,此时提出自然遭来一片质疑声。<H:\xwsj\18-2314562.jpg>
  (作者单位:宁波日报报业集团)
  责任编辑金飞飞